今天一个人也没问题

今天一个人也没问题

叮叮当当。这恼人的声响。

我用被子蒙住脑袋,紧闭双眼。听不见听不见。结果却是愈暗示,愈清醒。最后恼怒地掀开被子,怒视前方声音源头。

“你醒啦。”向阳站在橱柜前,系着围裙说。

我撑着眼皮,干瞪双眼,大脑处于未醒状态。

“没睡醒吗?”见我不做声,他又问。

我懵懂地点点头。掩嘴打个哈欠,问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嗯,赶完方案就回来了。”他绕过桌子,朝沙发走来,手上端了一个玻璃盘,里面乘着早餐似的食物。

“加班结束了?”我揉了揉眼睛,揉掉几粒眼屎被我随手蹭掉了。向阳把盘子往茶几上一放,冲我抬头,说:“吃吧。”

我把腿放下地,舔舔发干的嘴唇,拿起一片吐司,咬一口。好香甜啊。我嘴里满是嚼碎的吐司,也顾不上形象了,瞪圆眼睛,直呼“好好吃”。向阳用慈母一般的眼神看我,就是那种上了年纪的母亲看家里蹲的孩子那样的眼神。我一口气竟然吃光了盘子里的吐司。一片没剩。咽下最后一口,我怪不好意思地看着向阳,咬着下唇,说:“啊,吃完了耶。”

“好吃吗?”慈母一般的男性,用一副“真拿你这家伙没办法”的表情看我,“没吃撑吧?”

这气氛真奇怪。

“还有,还能吃。”我孩子气地回道。

向阳把盘子收走,我又躺下,手脚缩回薄被里。懒洋洋地发呆。

“你今天不去面试吗?”他擦着手走过来,“最近有合适的吗?”

“你今天不上班吗?”我挤了挤眼睛,嘴唇干地紧巴巴的,“我下周一去上班了。”

“下周一?这么快?”他表现地很吃惊,“公司是做什么的?”

“好像是广告公司?”我嘴上回答,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家公司具体做什么。

“广告公司啊。那还可以啊。”向阳靠着门框说,“还是做人力吗?”

“嗯。”我心虚,不敢多说,怕被他听出端倪。招聘的岗位是人力,可我清楚地很,一个打杂的工作。我被向阳问的心烦意乱,不想回答他,又不能直白地让他闭嘴,只好牵强地转移话题——你今天不上班没事吗?

“没事啊。”他伸展开身体,咔咔扭动两下脖子,神情开朗地说,“赶工赶的差不多了,主观今天同意放我一天假。”

“真是不容易。”我侧身躺着,闭上眼,问“你今天打算干点啥?”

“不知道啊。”他来回踱步,难能一见清闲的他,“你今天干点什么?”

“我要睡觉。”我不假思索回答。

“不行。”他停下步子,不用看,我都知道他瞅我的眼神,“今天咱俩都没事儿,出去逛逛?”

“不想去。”我拒绝地干脆,他问为什么。哪有什么为什么,这么好的天气不在家睡觉非要出去?我还要问他为什么呢。“想在家躺着,累死了。”我说。向阳噗嗤笑出声。“你累什么?你都多久没工作了,还累?”他话没恶意,我却听地不舒服。噌地坐起来,怒瞪他。

“怎么了?没工作不允许人累啊。我没工作,我还没去找工作吗!”不知道是怎么了,根本压不住火气,全发泄了。

向阳看得一愣一愣地,根本没料到我会来这么一出。

他结结巴巴地说:“没、没说你、你不能累啊……我就是随口一说的,你生气干嘛……”

我竟然气地浑身发抖。以前揭穿林祎的谎言,我都没这么气过。今天是怎么了?我也搞不懂自己了。难不成是因为例假快来的缘故?

“我才没生气呢!”我咕哝一句,看向旁边。他尴尬地挠挠头,视线也不知所措地晃来晃去。“那你声音这么大……”

“天生嗓门大。”抬杠似的,我回他。说完又后悔。我常常做无用功。

“那好吧。”他小声说完进了卧室。藏在自己屋里不知道干什么呢。我猜多半是坐在椅子上思考,女人这种复杂生物的矛盾性吧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o81.cn/ycwz/18.html